【講義雜誌A】第258
羅山的泥火山豆腐
韓良憶  2008-09-11
調整字級:
我嘗到的不只是豆腐,還有羅山村的人情味

羅山的泥火山豆腐

羅山舊名螺仔坑,然我孤陋寡聞,在四月中一個大雨滂沱的午後前,從未聽過小村之名,當然也無從得知,就在海岸山脈的西麓,秀姑巒溪的東岸,有個秀麗如許的小村。

一切全是偶然,我們從台北搭乘火車出發前,除了頭一天的目的地和歸程日期外,什麼行程也沒規畫,而在花蓮市盤桓三天三夜後,直到搭車前往火車站的前一刻,也根本不知道接下來將落腳何處,我們只曉得,兩人的腳步將一路往南,一路晃蕩,走到哪兒算哪兒,如果天時地利人和,說不定可以完成一趟環島的小旅行。

就這樣莫名其妙,在細雨紛飛的暮色中,來到羅山村。下了接駁車,民宿「羅山之家」的主人周先生指著屋外那一片黝暗的山谷,對我們說:「現在晚了,看不到,明天早上就會看到,這堨是一片稻田,有機的喔。在羅山村堙A眼睛看到的作物,都是有機的,羅山是全台灣第一個有機村。」

次日一早,推門一看,眼前果真是綠野平疇,昨夜的雷陣雨沒有令蔥綠的稻禾彎腰低頭,稻田反倒因著雨水的滋潤,嫩綠得要滴水,這一片蔓延的綠意彷彿有療癒的力量,撫慰了焦躁的心。遠遠處的田邊,種了一排數棵檳榔樹為界,並不顯得突兀,反而讓地景顯得更生動有層次。

民宿主人可愛的女兒潔說,晴天的時候,站在村道上,便看得到羅山瀑布,那不但是村子最著名的景點,也是農田灌溉的水源,山坡上的人家甚至不必接自來水,清洌甘甜的山泉水任人飲用,還可以奢侈地拿來燒洗澡水、澆花。

潔擔任導覽,領著我們欣賞這一片田園風光,愛好攝影的約柏忙不迭地獵取鏡頭,口堣@邊喊著:「好美好美,美得無法形容。」我翻譯給潔聽,這個十九歲的夜校女生不知是謙虛還是客套,微笑著說:「我看慣了,並不覺特別美。」

我忍不住急了起來,說:「不要妄自菲薄,這埵陸炊s、田園、河流、瀑布、天然池和難得一見的泥火山,風光並不比歐洲鄉村差,也讓我們聯想到阿爾薩斯的南部,只有房子形態不同,可是這些農家三合院,看在西方遊客眼中,卻是更有風情,這些都是國外看不到的。」

我們繞村漫步,每遇村人,對方總是先向我們這兩個陌生人點頭為禮,爾後粗聲粗氣卻親熱地和潔打招呼。小小的村落,號稱有一百七十一戶、五百多人,其實有不少是空戶,人口並沒有那麼多,村民彼此認識,誰要是做了壞事,逃不出眾人的眼神,也因此,村堣H家不但雞犬相聞,而且幾乎夜不閉戶,「反正也沒什麼好偷的,」潔淡淡地說。

下午,我們到「大自然體驗農家」,去看林家阿伯一家三口以古法製作泥火山豆腐。泥火山豆腐和深坑豆腐很像,也是以鹽滷取代石膏來做豆腐,還更特別,因為那滷水汲自泥火山,取泥漿沈澱後,浮在上層的鹹水為滷。做豆漿的兩項材料,有機非基因改造黃豆來自家田堙A水則是從瀑布接來的山泉水,素材完全取自本村,自給自足,真是再「低碳」也不過。這種製法失傳四十多年,這幾年才在村埵悀H家的口授心傳下,重見天日。

林家阿伯先將泡了四個多小時的黃豆磨成汁,倒入大灶熬煮,林家阿嬸拿著大杓,不住地攪拌一大鍋豆汁,以免焦底,待豆汁沸騰,濾去豆渣,再回鍋加滷水一起煮上一二十分鐘,等豆漿凝結,撈出置於墊有棉布的木模中,用力加壓成形,分切成方塊,就是豆腐了。

阿嬸拿來碗盤,招呼我們嘗嘗現做的豆腐,我挾了一塊,蘸了點醬油膏送入口中,濃濃的豆味中隱約有股焦香,口感並不像機器製豆腐那麼嫩,但更有彈性。我覺得自己嘗到的不只是一塊豆腐而已,羅山村親切真誠的人情和田園牧歌式的風光,都隨著這一口素樸有味的泥火山豆腐,滑進了我的身體內。

 
生活偶像 《文/ 米力 》
幸福接龍 《文/ 丹萱 》
五月的第一個禮拜 《文/ 陳瀛巧 》
牛肉麵的時光旅行 《文/ 歐銀釧 》
明信片 《文/ 李明璁 》
羅山的泥火山豆腐 《文/ 韓良憶 》
你為什麼拿這一個? 《文/ 張曉風 》
顧此失彼 《文/ 魏悌香牧師 》
換一個新罐子 [17:04] 09-11
大器 [17:02] 09-11
一個人的生活練習 [17:01] 09-11
為什麼會不幸福? [16:54] 09-11
不為明天煩憂 [16:44] 09-11
我輩煙火歲月 [16:37] 09-11
知足才是真幸福 [15:53] 09-11
我們沒有變成 [15:52] 09-11
絕處逢生 [12:26] 08-04
你搭機失禮了嗎? [12:25] 08-04